成為My Career會員,可獲得最新職缺消息、無價電子報、免費職涯資訊等好康喲!!!
會員登入


 
   常見求職陷阱總蒐錄
   人力銀行刊求職,小心詐騙歹徒找....
   工讀防詐騙 把握十要訣
   各縣市政府工讀權益申訴專線
   求職面試三備七不 安全工讀累積....
   求職三要七不 防騙有撇步
   打工防詐騙,重要證件不離身!
   求職三要七不 防騙有撇步
   舉證難!性騷擾怎麼告?
   新鮮人職訓補助 3步驟防受騙
  舉證難!性騷擾怎麼告?
 
2015/10/26

作者: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 / 觀護人佘青樺

  性騷擾防制法25條規定:「意圖性騷擾,乘人不及抗拒而為親吻、擁抱或觸摸其臀部、胸部或其他身體隱私處之行為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十萬元以下罰金。前項之罪,須告訴乃論。」乃2005年該法制訂時的條文,又稱強制觸摸罪。該條文之立法理由為:強制觸摸行為現行刑法並未有明文處罰之規定,故明定強制觸摸罪之犯罪構成要件及刑罰。乍看之下猶如只在補充刑罰規範之不足,但實務操作上卻會產生許多問題。最為社會大眾所易忽略者,毋寧是該條文有別於刑法強制猥褻罪屬於非告訴乃論的「告訴乃論規定」。換句話說,必須被害人表明告訴之意思,加害人才能繩之以法。當然在保護自我權益之當時,這還不是最困難之點,最困難之點非舉證困難莫屬。

  訴訟法有一非常經典之諺語:「舉證責任之所在,乃敗訴之所在。」完全說明訴訟程序中最難以克服的就是「如何舉證」?舉證成功與否直接影響定罪率,而性騷擾防制法中的相關處罰規定,又因為性騷擾案件特殊性特別難以蒐證。以強制觸摸罪為例,舉兩則最高法院判決說明。「…本罪係指行為人對於被害人之身體為偷襲式、短暫性之不當觸摸行為,而不符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強制猥褻罪之構成要件,始足當之。(最高法院97年台上字第4621號判決參照)」及「…加害者係對被害人施以輕微性侵害行為,且於瞬間結束,此種手段的實施是一種相對短暫、被害人無從立即反應的情形,等到被害人發覺被侵犯時,該侵犯行為多半也已結束,即與強制猥褻罪之構成要件不符,無法以強制猥褻罪相繩。(最高法院96年上易字第529號判決參照)」可知,性騷擾罪通常具有「偷襲式、短暫性」、「瞬間結束」、「被害人無從立即反應」與「等到被害人發覺被侵犯時,該侵犯行為多半也已結束」之特徵,因此當下立即取證相當重要。

  性騷擾防制法有一部分屬刑事特別法,關於犯罪事實之調查與證明,只能以刑事訴訟法准許之法定證據方法(如被告之供述、人證、鑑定、文書、勘驗)為之,而告訴人係向司法警察機關或偵查機關申告犯罪事實而要求訴追之人,其於我國刑事訴訟法中,並非法定列舉之獨立證據方法,若以告訴人所陳親身經歷之被害經過,作為認定犯罪事實之依據時,乃居於證人之地位,依法必須踐行證人具結程序。以下列舉三則證據方法:被害人報案時說話的語氣「很緊張、恐懼的語氣」、「剛哭過,因為A女眼睛很腫,有在擦眼淚,且很驚恐」(台北地院101年度侵易字第14號判決)、「調閱監視錄影畫面」(台北地院102年度侵易字第9號判決)、「證人證述」(台北地院101年度侵易字第23號判決)等。

一、蒐集人證

  換言之,萬一被性騷擾時,首先,可及時蒐集人證(例如路人、友伴),甚至是案發時曾經打電話向親友求救或哭訴之對象,都可以做為證人以描述被害人當時之情緒反應,以作為認定犯罪之補強證據。

二、調閱監視錄影畫面

  其次,監視錄影畫面,證據法上就自動拍攝之錄影帶,有所謂為「沉默證人理論」,具有證據適格無庸置疑。然需提醒的是,其證據之檢驗,除須檢驗其影帶所顯現之影像之外,仍須檢驗其機械之設置、維護、錄影帶之提出與保管等事項,必各該事項均無瑕疵,證據始具備「適當基礎」,方能確認證據之同一性而作為待證事實之實質證據。曾有案例將於案發後近二年半始提出之錄影帶作為不在場證據,姑不論其顯現之影像如何,原審法院就錄影之機械設置於何處?如何設置、維護?何人保管?如何取得本件錄影帶?並未調查,則證據之同一性尚未確認,率爾採認所顯現之影像,被最高法院認為違反證據法則(98年度台上字第 4883號),使用上必須審慎。

三、目擊證人

  最後是證人,目擊證人固為有力之證據方法,然該提醒的是證人於審判中,應依法定程序到庭具結陳述,並接受被告或辯護人等之詰問,其陳述始得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判斷之依據(司法院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參照)故法律規定人皆有強制作證義務,但一般人若非必要,仍無作證之意願。

  犯罪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被告在未經審判證明有罪確定前,推定其為無罪,此為我刑事訴訟之基本原則。又告訴乃論案件犯罪證據之蒐集,及提出告訴,對犯罪事實之舉證及指出證明之方法,均屬被害人知之最諗,原則上法院僅於當事人之主張及舉證範圍內進行調查證據,其經法定程序調查證據之結果,認已足以證明犯罪事實時,始得為犯罪事實之認定。若其為訴訟上之證明,於通常一般人仍有合理之懷疑存在,尚未達於可確信其真實之程度,在該合理懷疑尚未剔除前,自不能為有罪之認定。職故,囿於案件特性,為將性騷擾被告繩之於法,必須有完備的蒐證常識與技巧,爰為文如上供讀者參考。

(文章來源:勞動部工作生活平衡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