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My Career會員,可獲得最新職缺消息、無價電子報、免費職涯資訊等好康喲!!!
會員登入


 
   重視教育訓練 阿瘦皮鞋預算無上....
   每週計算垃圾量 從數字做環保
   溝通三部曲 讓你無往不利
   私廚餐桌春光好
   賣房、買家具都能看實景
   城市慢騎微旅行
   過勞害你胖了嗎?
   每個人都要找到自己的挫折處方
   節能規劃師:綠色經濟新寵兒
   重服務熱情 山頂鳥鼓勵員工走出....
  每週計算垃圾量 從數字做環保
 
綠藤生機共同創辦人鄭涵睿自承,非常喜歡數字,也透過數字管理公司的許多層面。例如,牆上統計的本週垃圾量,或是做了全球第一個計算碳排放量的芽菜盒等,在在都將公司的理念和目標做清楚的量化評估。

撰文◎郭佳容

 走進綠藤生機,討論熱絡而生氣勃勃的辦公空間裡,牆上掛著一塊小黑板,默默訴說著這間公司的企業理念。黑板上統計上周資源消耗消耗:垃圾量、塑膠盒量。代表對環境友善的同時,綠藤生機還有一個強烈的特點:「重視數字」。

創業理念 不謀而合

 綠藤生機共同創辦人鄭涵睿從麻省理工學院MBA畢業,一直思索如何可以透過商業力量做對環境有益的事情。偶然,他在美國超市中,發現知名冰淇淋Ben & Jerry’s和戶外用品品牌Patagonia的商標上都有一個B的字樣,開始對B型企業的理念感到好奇。

 回台後,鄭涵睿投入創業,開始將B型企業理念導入公司,才發現綠藤生機原來的創業理念就和B型企業很吻合,「大家都希望是一間好公司,但是對於怎樣定義為一間好公司卻沒有概念,B Lab提供很好的規範和申請依據。」

 3位共同創辦人都欣然同意後,2014年,綠藤生機著手申請B型企業,也在2015年順利通過,鄭涵睿說,「2015年的申請比較是直接反映現況,獲得100分;2017年則有意識地改進,分數也提升至120分。」

環境永續 獲全球對環境最好獎

 綠藤生機為台灣第3家通過B型企業認證的公司,他們從追求天然食物開始,推出首創有機栽種「活著」的芽菜;接著結合實驗科學,研發個人清潔保養品,而這一切都以「環境永續」4個字為出發點。

 不難想像,綠藤生機在5個面向分數中,環境分數最高,鄭涵睿說,「因為我們的商業模式直接對環境好,而得到高分。」綠藤生機曾經推廣一個產品叫「別買這瓶潤絲乳,因為你可能不需要」,這對任何品牌推廣來說,都令人匪夷所思。

 但是,鄭涵睿說,「其實買任何綠藤的產品,都是不環保的。」他解釋,其實我們必須正視自己行為對環境的影響,正視是否真的需要這個產品。

 鄭涵睿說,綠藤從來不會跟消費者說,自己是最好的,只是「承認人類對環境的影響,接著正面行動」,用科學的方法,研究人的肌膚需要什麼。他認為,除非你知道自己的需要,否則再好、再環保的產品,對環境都是一種負擔。

 秉持這種精神,綠藤生機在加入B型企業短短一年內,就得到最高榮譽──「對世界最好的企業(Best for the World)」大獎,在「對環境最好(Best for Enviroment)」的獎項評估中,則得到全球第23名的評價。

重視員工福利 實習名額搶手
 除了環境分數高,綠藤生機對員工照顧也相當用心,不斷調整員工福利制度,建立員工內訓和外訓課程,補助其進修,並將員工個人成長導入績效管理系統;同時進行天賦測驗,讓員工可以發揮自己的特長,把員工擺在對的位置。

 綠藤生機創立至今,員工人數已經增長了2∼3倍。鄭涵睿說,員工人數增長,公司影響力變大,因此更為強調員工培訓機制,公司內部也不斷進行員工薪資重整,調升薪資幅度,甚至訂定了總體三分之一的盈餘,要全數發給員工做為獎金或福利之用的制度。

 另外,綠藤生機獨特的實習制度(讓實習生參與專案並獲得員工正式回饋),也讓他們的實習名額在學生之間炙手可熱。鄭涵睿說,今年夏天5個實習名額,竟然來了450個人應徵。

B型企業 不斷精進進化

 鄭涵睿認為,B型企業認證很有趣,市面上的認證多是認證產品,而從各個層面去分析公司的只有B型企業認證。而且B型企業是持續進化的,企業會發現今年和去年的評估細項可能不同,可能有新的增長,代表新的想法被含納進來。

 「去年,我參加B型企業年會,看到很多來自全世界、想法很接近的人,聚在一起討論。」鄭涵睿分享,特別不可思議的是,「每一桌的人都在討論,如何對員工再好一點!」

兼顧謀生和意義 讓社會更好

 鄭涵睿說,加入B型企業,對綠藤來說,代表用商業力量做些改變,且加入全球公司的行列中競爭。對員工間的向心力來說,B型企業認證是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相較於公司自己喊自己有多好,更令人信服,也增加員工的向心力。

 鄭涵睿透露,不乏從大型企業、頂尖學府,或是放棄外商百萬年新到綠藤工作的員工。談到為什麼要選擇B型企業任職?他認為,必須回到為什麼要工作去思考?「工作謀生很重要,但是是不是能兼顧一些意義?」

 例如,綠藤一直在做「環境永續」的工作,或是花時間栽培實習生。有時候,花時間栽培的人才,可能結束後就跑掉了,看似徒勞無功,然而,鄭涵睿還是樂觀地認為,如果每個公司都重視環保或實習生制度,是不是社會會更好?